20艷女清晨拉客!馬勞先嫖再上班...auntie看到傻眼!

芽籠站街女越站越早,清晨7時就有20多個流鶯攔路「開工」,嫖客先嫖再上班。過去,芽籠「越夜越精彩」,深夜流鶯站滿橫街窄巷,尋芳客絡繹不絕。

4年前,警方在芽籠展開雷厲風行、長達一個多月的掃黃行動,站街女雞飛狗走,一度春光不再。

可每每沉寂一段日子後,流鶯又開始出擊,警方也加強力度,取締行動也更加頻密。

本報接獲消息說,這一年來,為了避開警方的巡邏,艷女越站越早,先是中午時分頂著大太陽拉客,後來乾脆天一亮就「開工」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記者日前在中午時分走訪芽籠,發現在艷陽高照下,街頭巷尾已經出現艷女,服務大白天光顧的「散客」。

星期一清晨7時,記者再度實地走訪,果然又是這般情景,20幾個艷女已在當街攔人。

尤其在芽籠24巷和裡頭的小路惹蘭蘇卡,主要來自越南的艷女,三五成群站在路邊,或坐在塑料椅或石墩上,甚至坐在德士引擎蓋上,誘惑來往的男子。

她們個個穿得性感惹火,或露肩迷你裙,或低胸露背,滿臉堆歡大放電。

記者直擊,至少3名穿著工作服的客工,與流鶯達成交易,手牽手進入舊式排屋的宿舍開房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在芽籠10巷一帶,超過4名來自中國的艷女,站在廉價酒店前拉客。

這些艷女身邊,都有男子在「看水」,有任何風吹草動,都能隨時作出反應。

記者遭4艷女搭訕 貼身拉手開價

記者遭4艷女搭訕,個個貼身拉手,直接出價。

在芽籠10巷,自稱來自中國四川的女郎,遠遠看到記者,就拋媚眼招呼說:「要上去嗎?」

她直接出價包房30分鐘,記者說可否先聊幾句交朋友,她竟貼近身拉手嬌笑:「我們上去不就做朋友了嗎?」

當記者說改天再來,她說改天未必在,一臉不悅繼續看手機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在芽籠24巷,3名艷女連續向記者開出不同價碼,時間都是20分鐘左右。

當記者說只是問問,她們都撲上前,大呼「我喜歡你」。

記者請她們多保重,好好照顧自己,便開溜了。

中午艷陽天 10艷女撐傘拉客

「排排站」的10多名艷女,撐傘拉客。

記者日前在中午時分走訪芽籠時,發現橫跨芽籠8巷和14巷之間的達馬路,竟有10多名艷女,撐傘在炙熱陽光下站街。

據消息說,除了一大清早,皮條客每逢大熱天,也會安排流鶯站街,躲避當局掃蕩。

據知,艷女都是「打游擊」或自由身性質,持社交訪問准證入境,撈夠本就回國,過一陣子再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根據我國法律,當街拉客是犯法的,一旦罪名成立,將面對罰款高達2000元,或坐牢長達6個月,或兩者兼施。

4個艷女來拉我

芽籠的站街女,老是在一次次的掃黃行動中,繼續著貓捉老鼠的遊戲。

從在黑幕低垂中拉客,到撐傘站在大太陽底下,到如今的一大清早就開工,上演著熟悉的街景。

我看到許多客工,在芽籠大路等廠車,或走向小巷裡的新公寓工地。

我也看到許多流鶯,一個個站在街邊,主動出擊當街拉客。

有的客工瞄了一陣子,看好目標,直截了當開房去。

有的討價還價,專挑美女;有的看來好像熟客,一來就拉手去「激戰」。

我參與了這個過程,成為當中一份子,聽她們開價,被她們拉著手,差一點沒被拉進去。

她們滿臉堆歡,眼球布滿血絲;穿著艷麗,尋找著出價者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男人要性,女人要錢;然而男人是不是能剋制,女人是不是能擺脫這一賺錢模式?什麼時候,芽籠才會變得不一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