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19歲「出道即巔峰」 成就足以養活半個公司! 卻因「負面新聞纏身」遭冷凍:總會搭錯車

以下這位女明星,她的人生故事彷彿一部起伏跌宕的電影,爬得很高,卻也摔得很重,她是徐懷鈺。

1998年,徐懷鈺出道。誰也沒有想到,那個扎著沖天辮的野蠻少女會颳起一陣「yuki旋風」,成為90年代末台灣樂壇最具影響力的天后之一。據傳,徐懷鈺巔峰期的收入甚至養活了半個滾石唱片公司。

在當時,沒有聽過徐懷鈺的青春時代一定是不夠完整的。

從《我是女生》到《怪獸》再到《向前衝》,徐懷鈺儼然成為了少女代言人,知名度是當時其他偶像無法匹敵的,連周星馳也曾點名要她來演《喜劇之王》裡的「柳飄飄」。

但誰也沒想到這出道即巔峰的徐懷鈺,在不過兩三年的時間內就被貼上「過氣」、「耍大牌」、「雪藏」等標籤。就如同灰姑娘,有過最光彩奪目的時刻,但在午夜鐘聲響起後,突然墜回凡間成為普通的女孩子…

徐懷鈺的入行經歷很戲劇性。

在一個夏日的午後,19歲的徐懷鈺正一邊洗著衣服,一邊跟唱著音響裡播放的來自林憶蓮的《不必在乎我是誰》。

她的歌聲驚動了住在對面的翁孝良。

翁孝良是著名音樂製作人,曾一手發掘了張雨生和陶晶瑩等人,他也帶著徐懷鈺加入了滾石唱片。

打從一開始,滾石給徐懷鈺的定位就很清晰:走美少女偶像路線,主打年輕人市場。

首張同名專輯《徐懷鈺》中,幾乎清一色的調皮搞怪曲風。其中最受歡迎的當屬《我是女生》,以通俗易唱的形式傳遍大街小巷。當時青春期的少女們幾乎奉若寶典,「你不要這樣地看著我,我的臉會變成紅蘋果」,新人徐懷鈺成功征服青少年市場。

這張專輯最終的成績也讓滾石和其他演藝事業人士驚呆,IFPI(國際唱片業協會)在榜18週,其中有三週是冠軍。

銷量方面,僅在台灣就達到了上百萬張,按照當時台灣的人口基數來看,這個數字放在一個新人身上是很嚇人的。嘗到甜頭後,滾石唱片給徐懷鈺打造的第二張專輯《向前衝》依然是青春活潑風,《怪獸》、《向前衝》、《叮咚》,首首都具有強烈的個人風格,奠定了「野蠻少女」的人物設定。

乍一看,徐懷鈺的發展形勢一片大好,但弊端已經逐漸顯露出來。在徐懷鈺發行的所有作品裡,翻唱作品竟然佔了70%以上。例如第一張專輯裡就有4首翻唱,第二張有6首,第三四張也都有將近一半的比例,其中包括《向前衝》、《踏浪》、《妙妙妙》等多首代表作。

這讓徐懷鈺缺失了作為真正歌手的兩個重要因素:一貫的創作人提拔和自我選擇風格模式。相比之下,幾乎和她同時期進入公司的梁靜茹就好命多了,得到了李宗盛和五月天等製作人的保駕護航。

而且徐懷鈺也絕不是只能唱這類口水歌的,在她的幾首作品裡都能看出來一二,例如《愛像一場重感冒》,副歌部分她的聲線清亮高亢,是具有一定穿透力的。

顯然,在培養徐懷鈺方面,唱片公司太過於急功近利,僅以口水歌博取銷量。雖然在短時間內迅速捧紅了徐懷鈺,賺得口袋飽飽,但某種程度上,也加速了她的過氣,成為了商業市場的犧牲品。

千禧年之後,徐懷鈺不可避免地走向頹勢,專輯銷售量逐步下滑,從一開始能賣到上百萬,最後跌到僅有10萬張左右。

其實造成這個結果,除了公司的操作手法,也和徐懷鈺的性格脫不了關係。年少成名的徐懷鈺,當時被滾石安排了一大堆工作,每天不間斷地各種跑通告。坊間盛傳,滾石投資失敗,欠下不少的債務,是徐懷鈺幾年間以一己之力狂賺2億台幣。

性格本就執拗的她,和滾石的矛盾也日漸增多。在99年發行第三張專輯《天使》期間,媒體不斷爆出徐懷鈺耍大牌和臨時退通告等行為。之後的第四張專輯期間,同樣也有類似行徑,使得滾石上下不知所措,無法進行正常的工作宣傳。

關係鬧得最僵的一次,是徐懷鈺在與歌迷共度的慶生會上,在沒知會滾石的情況下公然宣稱自己患上了憂鬱症。事後,有人曝出這是徐懷鈺為了解釋多次臨時退通告而想出的藉口。不論事實到底如何,在這之後徐懷鈺和滾石可謂是徹底鬧翻。

2000年下半年滾石的發片計劃裡,已經沒有了徐懷鈺的名字,01年更是直接把她扔到了子公司魔岩唱片,一度被雪藏......

與此同時,台灣樂壇迅速更新迭代,阿雅、蕭亞軒和蔡依林三人,也開始搶佔了原本屬於徐懷鈺的兒童和青少年市場。

徐懷鈺的天后之路終究只是曇花一現,留在外界的也只是一聲唏噓。

暫別歌壇後,徐懷鈺開始踏入影視圈。很多人熟知的《天地傳說之魚美人》,就是在那段時間接拍的。

不得不說,徐懷鈺還是挺有表演天賦的,完全看不出是第一次演戲。活潑貪玩的鯉魚精在她的詮釋下恰到好處,有可愛的一面,也有深情的地方,很討喜。

六年後,徐懷鈺簽約新公司擎天娛樂,發行新專輯《BadGirl》。這張專輯是徐懷鈺復出與轉型之作,不僅以幾乎全裸的性感造型顛覆了以往的個人形象,而且整張專輯裡也再找不到以往的可愛曲風,可以說是下定決心要轉型了。可惜最後還是雷聲大雨點小,連專輯內頁還被指抄襲蔡依林。

本以為昔日天后的境遇再差也不過如此,至少還可以體面地退居二線。但沒有想到,真正的考驗還在後面。09年1月,徐懷鈺和新公司龍演國際影視簽約5年合約,但3月份就上演人間蒸發,經紀公司把她告上了法院。徐懷鈺則解釋自己消失是因為公司派的都不是實質工作,而是讓她應酬和參加飯局,甚至還控訴老闆對她有過不當的行為。

那段時間徐懷鈺大半年沒有工作收入,整個人暴瘦10幾公斤,還落魄地去到一家律師所當免費助理,學習一些法律知識來了解這場官司糾紛。

最後徐懷鈺敗訴,被判決需支付200萬賠償金,但她已經無力償還,還在電視上數度哽咽表示希望與對方和解,稱為了打官司,自己的媽媽已經四處借了4、5百萬元,並且痛哭:「這樣下去是逼我走上絕路!」

誰也沒有想到當初大紅的平民天后卻成了貧民天后,開始深陷官司纏訟,為了生計而發愁。這到底是誰的錯呢?

揮別官司後的徐懷鈺,又簽了一家新的公司,開始深耕大陸市場。雖然難以重回巔峰,但不斷的工作機會仍然足夠讓她體面地過日子。

在音樂綜藝節目《金曲撈》上,她曾經出現了兩次,帶來兩首自己偏冷門的歌曲《溫習》和《友情卡片》。

老實說,每當徐懷鈺站在舞台上,始終會有一種懷舊的魔力吸引著觀眾,在現今呈現頹勢的華語樂壇,徐懷鈺的出現還是能讓人瞬間回到那段最美好的時光。今年年中,徐懷鈺還在台北舉辦了售票演唱會,雖然已經40歲的她還在蹦蹦跳跳地唱著那些少女系的歌曲,但觀眾和粉絲依然很樂意買單。

對比徐懷鈺早年和近年的採訪,是能夠明顯地感覺到她整個人的變化和提升。早年當紅時,徐懷鈺會抱怨地說出經紀人在出道時給她的忠告:「演藝圈就像個戰場,你隨時要上戰場,活了我們會救你,走了就是你自己」。

而現在,她更懂得感恩和知足了,會想到另一句話,「就算只有一個人在台下聽你唱歌,你也要唱給他聽」。

也許人總是要經歷一些過程,才會學習珍惜當下,年少成名的徐懷鈺更是如此,對於自己的人生,她正向看待:「人總會搭錯車,車到達目的地就好。」

對於大多數人來說,徐懷鈺紅得太快了。當年的她出道即巔峰,19歲就成了樂壇天后,而一夜成名隨之帶來的代價就是消極,讓她難以正確地面對名和利,甚至無法學會和身邊人相處,只是一味地沉浸在自我構造的個人世界裡。

但徐懷鈺也是可憐的,早年的她對於滾石唱片而言,只是一棵有期限的搖錢樹,她的生活裡充斥著通告二字,失去了自我。等到紅利期一結束,「平民天后」之於滾石的價值也宣告歸零。這樣的徐懷鈺,似乎也是令人同情的。

希望徐懷鈺能找到自己喜歡的生活步調,不要再如此辛苦,也感謝她曾帶來如此精彩的音樂時代!


參考來源 : 今日頭條